ST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回复: 1

我与客户老婆之间的私密往事

[复制链接]

3662

主题

4065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20-2-8 04: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事情过去很多年了。这是我从未分享过的一次经历。
  他们是我的一个客户。我和他夫妻俩关系很好。经常和他老婆一起下乡,搬
货。回来就在他家吃饭。后来,他说你也不用住宾馆了。直接住在我家里算了,
这样第二天可以直接去下乡。
  我后来就搬到他家里去住了。 
  他们夫妻人都挺好,当时应该都快40岁的样子。他老婆皮肤很白。所以显
得年轻很多。
  尤其是干活很吃苦,所以经常站店的是他,一起下乡的是他老婆。
  那年夏天,他腿让车给碰着了,需要住院。他老婆就每天下乡回来去看他一
次,其馀时间都是他母亲伺候他。主要是需要静养,因为绑着石膏。
  有一天晚上,我拉肚子,可能晚上吃西瓜太多,再加上白天喝水太多,好像
水中毒一样,我急着去厕所。
  我听到厕所里,她已经洗澡出来了,只是没有关灯,谁知我一开门,她只穿
了三角内裤,胸罩没戴,奶子白花花的,有点下垂,但是很大,我当时脑子炸了
一样,赶紧退出来,关门跑我屋里了。
  过了一会儿,她敲了一下我的门,说,你去洗吧,我洗过了。
  我赶紧去卫生间了。
  我到了卫生间,看到洗衣机上放着一个紫色的胸罩,是她白天穿的,像眼镜
一样放着。内裤在旁边,是那种镂空的,因为我女朋友买过这种。
  我脸上还是热热的。
  我上完厕所又洗了澡,估计磨蹭了有半个小时。等我灰熘熘的出来的时候,
谁知道她就在卫生间外面,我吓的一哆嗦。感觉自己做了亏心事一样。
  她说,你看你那胆子。
  你过来,我给你吹吹头髮,要不然湿头髮睡觉会感冒。
  我就老老实实的站那,让她给我吹干了头髮。
  她收吹风机线的时候,我准备往我屋里走。
  她说,我头髮还湿着呢,不会考虑别人啊,将来,咋照顾你女朋友啊?
  我一脸窘态。
  她接着说,来我屋里吧,灯亮,外面站一会,感觉冷了。
  他家因为是在县城边处盖的两层楼房。下面门市,上面住人,我们都住楼上。
上面空廊很大,卫生间就在空廊里。
  我就去了她屋里。可能喷了香水吧,感觉很好闻。屋里只开了床头的灯,发
出的光不是白光。她赶紧打开了顶灯,一下子屋里亮堂很多。
  我看到粉色枕头上放着一个黑色胸罩和内裤。她就坐在床边,把吹风机线插
到了床头的开关。我开始给她吹头髮,可能皮肤白的原因,头髮根处的白色头皮
清晰可见。
  我一边撩起她的头髮一边吹风,头髮的香气直冲我鼻腔。我的下面竟然有了
反映,我定了下神。
  就说,嫂子你的头髮还挺好的。她嗯了一声。
    我感觉挺没趣,觉得自己没话找话,就认真给她吹头髮起来。
  吹到前面的时候,我才看到,她穿的是个大圆领睡衣,她坐着,我站着,可
以顺着领口看到整个胸房,比我女朋友的大多了,我不敢多想,眼睛赶紧移开了。
  这时外面阴着的天,忽然下起了急雨,还打了一道闪。
  她说,把大灯关了吧,小虫子都进屋了。没等我说话,她就关了灯。
  屋里一下子,不清晰了,我也平静了很多,也没有那紧张了。
  这时,她说,可以了,不能吹太狠了,伤髮质。
  我随手就把吹风机关了,放床头柜上了。
  她一扬手,躺在了床上说,哎,今天太累了,困死了。
    我看到了,睡衣一下子揪到了她的大腿处,白色的双腿裸露在外面。显得尤
其腻眼。
    我接话说,今天跑太远了,路太颠簸,你开车肯定更累。
  我当时不会开车,所以都是她开车下乡,而我坐旁边。 
  说着,我就往外走,这时外面打了一声雷。我说,估计今晚还下大雨呢。
  她没啃气,我就回到了我屋里。
  因为夏天,我那屋没有空调,只是我自己给装了蚊帐。我经常不关门睡,当
然都是穿着短裤睡。
  我快睡熟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掀开我的蚊帐。说,你不热吗?
    我一听是她,就说,不热。
  过了一会,她还没走,但我完全没有睡意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办,就装睡。
  你来我屋里吧。说完,她走了,我没敢动。等她约么到了她屋里,我才想起
来,她说让我去她屋里。
  我脑子一通胡乱闪念。
  我去了厕所撒了尿,就往她屋里走。外面雨没有停,我肩膀子被嘭到了一点
水。感觉有人打了我一下一样。
  觉得自己好像要走进一个未知的黑洞一样,有点怕,但又捨不得失去探看的
机会。
  她没有关门,我进屋感觉有点冷嗖嗖,屋里开了空调。
  她说,你把门关上吧。太潮。
  我关上门后,开始往她床边移步。心里还是扑通通的。
  她说,你睡那头吧,天气闷热,怕你热着了,所以叫你过来。
  我摸着床沿,试探着躺下了。
  枕头上一股股的香气,更浓了。
  她帮我盖了毯子,说,盖着肚子,一会儿要是冷了,把脚也盖上。
  盖上毯子我才知道,我和她盖的是一条毯子,我直接挨着她的皮肤,一下子
感觉身上又热起来了,她的脚就在我肩膀傍边。
  这个时候外面雨下大了,闷闷的雷声更密了。
  我趁势翻了一下身,感觉枕头旁边放着什么衣服,我拉了一下,想起来进屋
那会儿看到的胸罩和内裤。
  因为她的脚就在我肩膀旁边凉着,我拉了一下毯子,准备给她盖上。
  她说,要不你来这头睡吧,我看着你的脚,也可想给你盖着。
  我欠身到了那头,看到她头髮铺展开在脸下面,脖子下面露出了一大片白,
直到胸处。
  我躺下之后,她就稍微往里翻身了一下,一会,她忽然翻过来,用舌头开始
咬我耳朵,我感觉麻麻的,身体全部有了反映。她用舌尖开始往我耳朵里钻,一
直往里顶,然后又用两片唇整个包裹着我耳朵,开始吸。
    就在我的手摸到她屁股的时候,她把舌头伸到了我嘴里。开始吸我的舌头,
开始吃我的唾液。喉管里,不时有嗯嗯的声音透出声来。
  我们彼此都把对方的舌头来回吸了无数遍之后,她离开我的嘴,对着我的耳
朵说,你给我把睡衣脱了吧。
  我们坐起来,我把她睡衣从下面撩起从头上脱掉了,胸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她顺手把我的裤头也脱了,我下面早已硬的如石锥。她把我推倒之后,开始用舌
头吸我的乳头,两个乳头吸过以后,我喉咙早已干的犹如一团火着过一样。
  她把头往下,开始从我的阴茎根处往上舔起,然后又整个吞下,来回无数次,
我已经脑子放空。
  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开始哼哼起来,她岔开两条腿,开始往我身上坐,我
的阴茎被他拿着开始对着她的下面,只感觉一层层的温热漫漫将我吞下,她坐了
下来,我的阴茎整个进入了她身体里,她扶着我的胸,开始上下来回的抬屁股,
每来回一次,我都感觉有个小嘴在吸我一样,包裹的很严实,慢慢的水开始变多
了,她的浪叫声越来越大,让我的阴茎也越来越硬。
  你的好硬啊,她说。
  你的怎么还这么紧啊,我问。
  我是刨腹产的小孩,有了孩子以后,你哥我俩很少做爱。她说。
  我的大还是他的大,我忽然问了一个傻问题。 
  她趴了下来,两个乳房一下子堆在了我的胸上,她把嘴唇对着我的嘴唇,用
舌头来回搅了我一下,说,你的。舒服死了,我感觉我都快装不下了,顶的我一
直往外出水。
  我的阴茎周围早已被她的淫水湿透了,屁股下面都是她的淫水。
  我说,你怎么那么多水啊。刚才我都感觉像一张小嘴在吸我然后又吐水一样。
  她说,我好久没有做了,你哥和我都是分床睡。他不想,我也不找他,有时
候我过去他床上,他都说累。后来我就不过去了。
    我没有问什么原因。只是忽然觉得挺对不起他。
  她又说,你不用怕,他知道了也不会恨你。所以你不用害怕。
    说着,她又把舌头伸进了我嘴里。然后拿着我的手,放到她两个胸脯上。对
我说,我的胸大吗?
    我说太大了,她说,我感觉好多人对我有意思,经常有人盯着它看。
    我问,那你怎么不找一个,她说,我不喜欢他们,我喜欢乾净的,对你有好
感,就是因为你无论什么时候回来,都会洗乾净才睡。
  我也不懂女人的逻辑。
  这个时候,我的阴茎在她阴道里已经来回不知进出了多少次,他的淫水已经
将屁股身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浪了?是不是太贱了?我赶紧捂着她嘴,说,没有,我不
会那样想。
  说完,我把舌头伸出来,对她说,你把舌头给我,然后她伸出舌头,我开始
一点点的舔她的舌头,然后吸她的舌头。她的下面这时候,忽然一紧一鬆,也像
一张小嘴在吸我一样。忽然她开始发抖,一下子趴在我身上,过了一会,她说,
我刚才高潮了,高潮了好多次了,刚才来的更勐,你太厉害了。我都感觉你都伸
到我子宫口那了。
  我说,舒服吗?
    她说,很舒服,从来没有这样连续高潮过。
  我说,要不你躺下,我进去吧?
  她笑笑,从我身上下来了。
  她躺下来,那两团大胸一耸一耸的,直让我头皮发紧手心出汗。
  然后她两手搂起自己的大腿根部,对我说,你不喜欢说干吗?
    我说,我怕说了,你觉得太粗俗,就没说。
  她说,你想说什么都可以,我喜欢听刺激的话,好有感觉的。
    我扶着硬棒棒的阴茎准备插入。碰到她阴道口,一片湿漉漉的。
    这时她说,要不把床头灯打开?我想让你看着我干我,我也想看着你干我。
  我说,好。
  灯开了,她躺在那里,白腾腾的胸上是两颗黑乳头,上面我的唾液泛着晶莹
的光。她咬着嘴唇,双颊潮红,微微闭着眼。我用双手抓着她的胸脯,然后俯身
到她脸前,对她说,我开始干你吧?
  她紧了一下眉,嗯了一声。
  然后双手抱起自己的双腿,一下子,把下面打开了。
  我看到下面全是未乾的淫液,阴毛已经乱在一起,中间那条缝并不黑,里面
有嫩肉稍微外露,有点点红白嫩肉外延着,我把阴茎放在她阴道口,来回摩擦,
她嗯嗯的呻吟了起来,这时她用手指分开了阴道口,像张开的小嘴等我进去,她
说,干我,快干我。
  我一下子把阴茎直直的插了进去,她发出了一大声嗯,又开始发抖,对我说,
别停,干我,使劲干我。说着,把我的手放她胸上,说,使劲揉它,我想要你。
  我把她的两腿抄起来,阴茎一下子插入更深了,她开始撕心裂肺的叫,阴茎
在她阴道里来回进出,一会儿她哆嗦了好几次,发出的呻吟声也变了,我的阴茎
上开始多了白色的泡沫,她的淫液咕咕的冒了出来,她叫的已经出了汗,脖子上
筋脉毕现。
  我开始用牙齿慢慢咬她乳头,她兴奋的下体来回的上抬,不停地迎合我,嘴
里不休的说,我要死了,好舒服,快干我。
  在一阵快速抽插下,我射了进去,她抱着我,在我肩膀咬了一个大大的牙印。
将要流血,我却没有感觉。
  那一夜,我们做了5次。第二天,谁也没有去下乡。晚上去医院看了她老公。
.
.

                               第二章
  晚上大约7点多吧,我和她一起去医院看的她老公。
  我看见他一只腿被石膏绑着后,还被一条宽布条吊了起来。他手里拿着一个
苹果正在吃,看见我了,说,这几天辛苦你了,然后就自己乾笑了几下。
  我忽然觉得,这可能就是中国无数普通人的心理状态,让别人帮忙干点活,
心理都是有些许愧疚的。
  我说,没事,应该的,过几天可能我得回公司开会了。开完会我再来。
  他说,该开会得回去的,到时候让你嫂子自己先下乡,我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只是不能走路,但还能站店,没啥事。
  这时,我看见她把几件衣服放到她婆婆手里,交代了几句,就把换下来的一
些衣服,装起来了。
  我和她走出医院大门,回到车上的时候,她忽然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还没有想好。
  她把车开到了一家水果店旁边,没让我下车,自己去买水果去了。
  一会提了一大包水果放到了车里。
  我说,咱回去吧?明天是不是得下乡了?
  她说,嗯,明天走南路转一圈,去老刘那里把货款结了。
  我说,好。
  然后她又把车停到了一个药店门口,我说,你干啥去?
    她说,你等着就是了,过了一会,她提了一个黑袋子出来了,到车上,直接
扔我怀里了。
  我说,啥东西啊?
  她说,你自己看呗。
  我打开之后,才知道是几盒避孕套,还有一盒毓婷。
  没等我问,她看我拿着毓婷在看,就说,我怕怀孕了,预防一下。
  一路上,我没再说话。
  回到家里,快10点了,我赶紧洗了澡,就去我屋里了。
  过了一会,她敲门说,过来吃水果。
  到了她屋里,我才看到她穿着一件吊带睡衣,刚洗完澡,有一些衣服都沾到
身上了,浅紫色的睡衣把她的皮肤显得格外白皙饱嫩。
  她说,回头我给你那屋里装个空调,你再睡那屋里,天热,睡不好,下乡会
瞌睡。
  我心里定了一下,嗯了一声。
  盘子里放了几串葡萄,还有2颗金奇,另外都是荔枝。
  说着,她剥了一颗荔枝,说,先吃这个,这个不能放。
  我也准备剥荔枝,她随手把剥好的去了核,直接放我嘴里了,说,你先尝尝,
听说荔枝都泡药水,我看看你会中毒不?说完自己咯咯咯的笑起来了。
  我把手里的荔枝,剥好直接塞她嘴里,说,你也尝尝吧。
  我看到她往后仰起,胸部来回颤动的样子,我心里的一团火也燃了起来。
  我一个手托着她的背,一个手摸住了她的胸,然后嘴唇对向了她的唇,她舌
头也伸向了我,贪婪的嗯了一声。我把她嘴里的荔枝,咬了一块,最后把核给诉
了出来。
  她看着我,说,手上太粘了,赶紧吃几颗,洗洗睡吧。
  我把走廊上的灯关了之后,又把门关上了,扭头看到她在吃药。
  我过去,把屋里顶灯关上后,说,以后每次都要吃药吗?
  她白了我一眼,说,你听谁说的?
  床头灯照着她瓷白的脸庞。从枕头下,她拿出一叠避孕套,对我说,以后你
要戴上,怀孕了,很麻烦。
  我说,嗯,我记住了。
  她把胸脯扛向我,坏笑着说,记住什么了?
  我顺势回应说,以后和你做爱的时候,记着要戴套。
  她在我肚子上,小拧了一下,说,溷蛋的你,谁让你那么大声。
  我看了她一眼,把嘴里的葡萄诉给了她。
  这时我看床头柜放着的空调遥控器上显示23度,遂感觉浑身发冷。
  我一看,她一直裹着毯子在床上。
  她可能看出来了,笑着说,我就看你能多挨冻,一直在外面晃。
  我说,你故意的,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
  她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猴着钻进了毯子里,趴在她软绵绵的身子上。
  她随手又把空调了一下,低下下颚说,你要把我压死吗。
  我的两只手早已俘虏着她的双乳,我说,它也太大了,我都抓不过来了。
  看你色的,不累吗?
  不累,才不累呢。
  不累也得休息了,明天还有事呢。
  我不……
  我说着,用嘴唇嘬了一下她的乳头,让舌头绕着开始打圈,随后开始听到她
出气声加粗,嗯嗯了两声。
  这时,我一开始趴到她身上的就闻到的一股香气,变得更浓了。
  我问,什么香气?
  你喷了香水了?
  她说,你才闻到吗?
  我说,现在气味更大了,刚才我以为你洗澡时候用了什么呢。
  她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了一支小瓶。
  我一下子没有看懂什么,以为是香水。
  她说,你看看说明书,刚才药店买的,我直接装我包里了。
  我拿到手里,说明书上写的是私处会阴喷雾。
  我抬眼看她,她早已脸蛋潮红,躲开我的眼,急说,讲卫生点总好吧。
  我一下子把手伸到她背后,抱着她,开始亲她脖子。
  她又说,我还买了一瓶私处沐浴露,你以后也要用。
  我没有回答,开始把手往她身体下面伸。
  她也开始脱我的内裤。
  我把手摸向她屁股的时候,发现她穿了内裤。
  我抬起头,从下面撩起她的睡衣,准备给她脱了,往下看时,才知道她穿的
是一条接近肉色的透明内裤。
  我的下体一下子硬了。
  她接着我的手,把睡衣脱了,我把头从她的胸上开始往下舔,我感觉她全身
的肉也开始晃了起来。
  当我的舌头舔到她内裤边的时候,那股香气更浓了,内裤里面的阴毛清晰可
见,我在内裤外面开始舔她,她接着把腿打开了,中间那条缝处早已湿透,外面
浸出了很多汁液,我每舔一次,她沉闷的嗯一声。
  我把手开始伸到她两个大腿的底下,这时,我可以清楚看到那条缝还在往外
浸水,我就把舌头贴上去,开始用劲往外吸。
    她啊的一声,开始抓紧我的头,然后把屁股使劲挺向我的嘴,我更加用劲的
吸了一下,她又一次挺向我,嘴里发出更大的嗯嗯声。我的头皮被他摁的发紧。
    来回了很多次后,我用嘴直接把她的内裤给拉了下来。脱了内裤之后,一股
股淫液之气更浓了,她的阴唇已经外翻了,里面的嫩红色细肉开始一点点的向外
抖动,我开始用舌尖舔它,她的浪叫声越来越大,手在我头上一直来回摸索。
    我把整个嘴唇对上了她的阴唇,开始往里面吹气,然后又往外吸,我的嘴里
全是她的淫水,她随手递给我一张湿巾,说,吐了吧。
  我吐完,开始大力的吸她,她把双腿夹的更紧了,止不住的说,你弄死我了,
太舒服了,我快疯了,我快被你吸干了,饶了我吧。真的受不了。嗯嗯啊啊的叫
个不停。
  过了一会,我感觉她瘫软了一样,眼里还有泪水,表情散漫,我看不懂她,
就问,你怎么了?
  她扭了一下头,用湿巾擦了鼻子,对我说,你快弄死我了。
  我说,你不喜欢,我就不了。
  不是,我也说不来,感觉太奇妙,就是有点想哭。
  然后用手搭在我肩上,睁大眼看着我说,特别舒服,很享受,谢谢你。
  我说,那你还哭。
  她没接话。
  她用湿巾擦了一下她下面,对我说,以后无论怎么样,你别不理我,无论发
生什么,知道吗。
  我说,知道了。
  她开始趴我身上说,知道了不行,还得记住。
  然后,她对着我耳朵,说,我想要了,给我好吗。
  我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我的下面早已坚硬如钜,我没有用手扶着,它自己已经找到了她的那片湿润
的地方。我插进去一点,又拔了出来,她啊了一声,我又伸进去,又赶紧拔了出
来,她又啊了一声,我准备第三次这样,她打了我一下背,坏死你了,我要你进
去,快点,进里面,别先拔出来。
  我一下子全部插入了进去,整个阴茎都插进去她的阴道里面,里面很热,很
湿,包裹的很紧实。她随着我的插入进去,狠狠的抱紧了我,嘴里发出大声的嗯
嗯声。她的双腿缠在了我的腿上,舌头开始大力的舔我的脖子,喉咙里都是啊啊
的声音,别停下来,干我,我要你快点,痒死了,好舒服。
  嘴里全是胡言乱语。
  我开始双膝跪在床上,阴茎来回进出于她张开的阴道里,阴道口变得红润油
亮,崩的很紧,我每次用手指轻揉一下阴唇上部那片凸起的地方,她就把屁股股
高高的抬起,嘴里说,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淫液越来越多,阴茎上凸起
的筋脉裹满了透明的液体,在阴唇周围,已经一片沼泽,阴毛也被煳在了一起。
  我开始快速抽插她,她左右来回的开始摇头,嘴里呜呜呀呀的叫个不停,一
会用手抓床单,一会又抓紧了枕头,头发乱作了一团。
  你要把我干死了,你要把我干死了,说完,屁股勐地硬硬的抬起来,我也停
了下来,我的阴茎还直挺挺硬邦邦的插在里面,淫液顺着交合处开始往下流,挂
了很长,一直滴到床单上。
    过了一会,她才从喉结里发出一大声嗯嗯,屁股开始重重的落下。头发缠在
了她脸上,刚才绷紧的身体开始一片片舒展开来,双手紧抓我的手腕处,留下两
个深深的指甲印。
  我说,从后面试试吧。
  然后她趴在那里,我扶着阴茎开始往里进。
  我刚进去一半,她的出气声就变粗了,说,疼。我说,要不停下。她说,不
要,你进吧。
  然后我整个进去之后,她屁股上下哆嗦了几下,我开始一下下的抽插,她的
屁股很翘很饱满,我可以双手抱着来回的抽插。可能是她疼的原因,每插几次,
她都会哆嗦几下,嘴里发出呲呲的声音。
    我开始双腿站起来,直接跨到她屁股上面插入。她开始大声的叫,太深了,
干死我了。
  我抱着她的腰部,开始勐烈的撞击她的阴道,阴道口变得红嫩如口红一样,
一下下吞入我的阴茎又一次次吐出来。周围开始出现大量的白沫沫,她的叫声变
得呜呜咽咽起来。不要这样了,从前面吧,疼死我了。
  然后她仰面躺下,双手抱起自己的双腿,将阴部完整的对向了我,下面已经
变得有点涨红,阴道口开着,里面深如洞口,我将阴茎放到那,她迫不及待的扶
着,说,快进去,我快到了。
  说罢,我趴在她身上,开始疯狂的抽插,里面不时涌来咕咕的热浪,一会又
紧紧的夹紧了阴茎,阴道内抖动的感觉,让我真想一口把她吞下。
  她双手掐着我的背,对我说,快点,我要来了,啊啊啊啊啊,接着就是她下
面洪水一样的喷涌,我的龟头被刺激的又硬了不知多少倍。
  我抱着她,快速的来回足足抽查了有几十下,一下子射进去了。她的叫声一
声连着一声,早已变成了嚎叫。
  等我拔出来后,看到浑浊的白色淫液,不断从她阴道里涌出来。她说,你快
把我弄散架了,你也太勐了,你不累吗,真会折腾人。
  我说,你叫的我都快酥了。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她把我按到,一下子开始给我舔阴茎,她把我阴茎上面
的淫液一点点的舔到了自己嘴里。然后吐到了湿巾上面。
  收拾乾净之后,快1点了。
  她萎缩到我怀里说,下次我们去宾馆吧,我给你我的第一次。
  我说什么啊。
  她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睡吧。
.
.

                               第三章
    第二天下乡的时候,货车飞快的穿梭在两边全是金色小麦的乡间公路上。中
午的田野里一个人都没有。
    “一会儿到前面镇上,你去买两条毛巾,这个车座不透气,一到夏天出汗都
沏湿腿。”她说。
    “嗯,好” 我回答。
    “要不我把车座给换一个吧?我见有卖那种专门夏天用的。”我补充道。
    她扭头看了我一下,眼睛都是温柔,脸色在强光下,显得无比红润。
    “你会关心人了?”她说。
    我笑了一下,说:“只关心你,行吗?”
    我看到她挺得意的仰了一下脸,透出似笑未笑的表情,车子又加快了。
    后视镜里,一路扬尘,在阳光下像一条土色的长布袋在抖动。
    车子一会儿到了镇上,由于大中午,也没看到有人在走动。只有几个小孩,
拿着水枪和盆子在打闹。
    她把车子停到了有孩子的超市门口。
    我到超市里,买了两条最贵的毛巾,又拿了一包湿巾,然后又从冰柜里拿了
两瓶绿茶。
    结账的时候,店老板说:“李老板怎麽没下车啊?”我干笑了一下,说:
“中午困,车里瞌睡哩。”
    上次和她一起来这家买过东西,不想,他还记住了,现在开超市的竞争也很
激烈,一个小镇上,大大小小开了有十几家。
    回到车上后,她忽然问我,“货车的空调都不制冷吗?”
    我说:“因该是吧。”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只以为,货车的空调不制冷,属于正常。因为,我
在其它客户那里,和他们送货的人一起下乡,从来没有坐过凉快的车。
    “回头,我开到琳琳她家店里,看看能不能修修。”她说。
    琳琳是她姨家的妹妹。嫁到邻乡了,现在和老公一起,来县城东头开了一个
修车店。
    刚过了年那会儿,生意闲,经常来她家玩,所以我也就认识了。
    刚说完,她已经把车子开到了经常吃饭的那家小饭店。门口摆了有十多个高
压锅,哧哧冒气的有几个。
    这是一家专做大盘鸡的店,我们经常点的是,一份炒鸡,然后加面或者米饭。
    我先下车,她在车上往座上铺毛巾。
    我掀开胶皮帘子,走进了饭店屋里。正准备叫饭,饭店里的胖女人说:“帅
哥,今天鸡子准备的不够了,没有了。”说罢,一脸难为情。
    我正准备出去给她说换一家的时候。
    她也进屋了。
    然后对胖女人说:“随便给我们拼点就行了,我们也吃不多,你家的吃习惯
了,不去人家那吃了”
    说罢,直接找个桌子坐下了。
    胖女人呵呵呵的说:“那坐吧,我给厨房里说说。”
    我坐下来后,她倒了两杯开水,对我说:“喝点热水,别老喝冰饮料。”
    过了一会儿,饭端上来了。
    竟然是一只完整的炒鸡,一点也不比平时的少。
    她可能看出了我的疑问,默笑一下说:“先吃饭吧,下午去完老李和老刘家,
直接回去。”
    吃完饭,回到车上后,她给我说,可能饭店今天确实鸡不多了,怕熟客一会
儿再来了,没有了,不好得罪。所以,就只能对我这种不那麽熟的客人不客气了。
    我说:“你会这样做生意吗?”
    她说:“会啊,这有什麽,生意嘛,稳住赚钱才好呢。”
    老李和老刘家都是她们家的老客户,今年虽然竞争激烈,但只要她到他们家
里,给他们小孩和老人带点玩具和吃的东西,他们都很感激。
    春上订货会的时候,她告诉我,她买了一条纯金项链送给了老李的媳妇。结
果,开会的时候,老李定的货最多,成了专卖她家产品的客户。
    转完他们两家的时候,还不到三点,我们开始往回走。
    我感觉有点困,但没睡,只朦朦胧胧的看到一条大路直直的在前面铺开。
    一边是挺拔茂盛的杨树,下面是条深沟,水已不多,沟对面是小麦和一些种
蔬菜的大棚。另外一边,沟很浅,上面是一片片黄澄澄的小麦。
    忽然,我感觉大幅度颠婆起来,紧接着,她马上喊道:“不好了,我要死了。”
    然后我就看到她在方向盘上的手,脱离了方向盘,车子也往一边抬高了,她
身子向我的方向倾了过来。
    我准备打开车门,拉着她跳。这时车子停了下来,原来车子撞到了前面的一
颗杨树上熄火了。
    我定了一下神,她也从我怀里抬起了头,两手拉着她的肩膀准备下车。
    这个时候,车子又晃了一下。
    等车子再次稳定下来的时候,我拉着她迅速的下了车。下来之后,才看到,
车子只是被树挡着了,前灯处附近的车皮有点摩擦,其它无碍。
    她惊恐未定,一眼的狐疑,问我:“到底怎麽了,刚才吓死我了,我没有瞌
睡,车子就不听使唤了。”
    我抱着她的头,感觉她还在发抖,手心里都是汗。
    后来,我们到家的时候,才通过街边的议论知道,刚才地震了。
    再后来看了电视,才明白这是汶川地震馀震,下午汶川发生了大地震。
    晚上,我们俩躺在床上看电视,救援队已经有到达灾区的了。
    狼藉的场面,看的让人揪心难捱。
    她一只手伸在我脖子下面,另外一只手搭在我胸脯上,把头斜歪在我的肩头。
    我看到她眼里竟然都是泪水,泪水没有存着,开始向外流出,顺着脸颊流出
了一条小河。我用手又把她搂紧一点,然后用舌头舔舐了她脸颊的泪。
    又咸又澹的泪水,夹杂着脑海里刚才电视里的画面,让我的心头发紧,好似
那大自然的狂暴一震,把我的魂魄搅乱了一样。
    这时她仰头看我,说:“关了吧?好困。”
    我伸手关了电视。
    她依偎着我,好像要粘在我身上一样。
    一会儿,她把嘴唇贴在了我的唇上,湿滑的舌头钻进了我的口腔。我回应着
她,咬着她的舌头,用力的往里吸,她开始挣扎,我搂的更紧了,她开始发出嗯
哼嗯哼的声音。
    我鬆开她后,她嗔怒到:“你要吃了我啊。”
    我说:“我是想吃了你,可不知道从哪下嘴。”
    她说:“被人吃了才好呢,要是今天下午出事了,我都觉得老天太不公平了。”
    我说:“老天何曾公平过。”
    她扛了一下我说:“把你送到我这,就够了,我很满意老天的安排。”
    说完,自己得意的笑了两声。
    我看着她高高耸起的胸部,有大半个都露在了外面,桃红色吊带睡衣的带子
向臂膀两边脱落着,不觉欲火骤起。正想着爬上她的身子的时候,她阻止了我,
说:“你是小白吗,吃不够?”小白是门市上的一条小土狗,无论谁给它吃食,
它都会接住。
    “我现在是,行吗?"我说。
    “今天忍忍,行吗?”她侧身望着我,眼睛里却没有询问的意思。
    由于她侧起了身子,这时候那颗深红色的乳头,却露了出来,我一把抓住了
她的胸,说:“就这样,我怎麽睡?你说说?"笑着说罢,我开始把脸贴了上去。
    她呵呵了起来,欲和我打闹一阵。
    我按住了她,问道:“你说第一次给我,给我什麽?”
    她狡黠的看着我,“不是说,到时候再告诉你吗?”
    “现在给我说呗。”我追着问。
    “那,好吧。”她把身子仰面躺好后,我便斜侧趴向了她的半边身体。
    “我想买一套那种情趣内衣,穿给你看,到时候,我穿上它。”她没有看我,
鼓起腮部做了个呼气的样子。
    “买了吗?什麽样子的?”我问。
    “没有呢,我看沁芳美容店就有。"她说道。
    我想起了美容店在县城中心一家大商超附近。以前她给我说过,每个月都会
过去做几次美容,后来老是让充卡买东西,她就很少去了。
    我问:“你不是说,不再去他们那了吗?”
    她说:“其它地方我没有看到有卖的。”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公司所在的城市里,有很多情趣用品店,门口的玻璃橱
窗内都会放两个模特,模特身上就穿着那种暴露无遗的内衣。由于她们这里是个
县城,可能还没有开化到那种程度。
    我忙说:“这次回去,我买,你别买了,南京市里卖那种衣服的特别多。”
    “那好吧。”她回道。
    “你是不是不喜欢?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她又接着说。
    我翻起身子,全部压了上去,然后抱着她的脖子说:“我喜欢,喜欢死了,
你穿啥我都喜欢。”
    说完,我开始把她的吊带睡衣往下扒拉,她上抬了一下身子,睡衣一下子扒
到了胸部下面,白嫩饱满的胸部立马晃了一下,我把嘴唇压在了两胸中间,整个
脸颊接受两边胸围的挤压。手在她背后已经把睡衣给退到了她的屁股下面,然后
用脚给往下扯掉了。
    她现在一丝不挂的在我身下,身子温热如玉,我感觉自己有了要融化的急迫
感,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紧密而短促。
    她望着我,嘴唇尤为显得红润饱满,手已经抓住了我的阴茎,"又这麽硬了?“
    “谁让你晚上又是鸡蛋又是韭菜的?”我假意怪她。
    刚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她经常中午会买一只椒麻鸡或者猪蹄什麽的,然后就
是炒的其它菜。后来她和她老公看我不喜欢吃肉,又不喝酒,更不会抽烟。以后
我再来,就只准备鸡蛋和其它素菜类。我之所以每次出差,把其它市场简单转一
圈后,就待在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夫妻两个,没有给我那种买卖关系
的不对等感觉。
    在其它客户店里,总能明显感受到,我是推销东西的卖者身份,所以每次聊
天都是夹枪带棒的指责公司的政策和产品如何不人性,不合理。我看到他们每次
指责之后又不得已的叹息之后,总能从他们脸上找到那种原始没出息的深沉性表
情。
    把一件无聊的事,用深沉的语气加工成自己的真理,这是很多小商贩的通病。
    “城南镇老李店后面院子里种的都是韭菜,下次我多割点回来。“说完,她
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说:“好啊。”
    我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小腹下面,对于她的身体,我已经轻车熟路,很容易
找到她的口,那里已经湿滑,我抬头笑着看她:“你都湿透了,嘴上还硬,看来
嘴上不诚实啊?”
    说罢,我慢慢探进去一根手指。她嗯了一声说:“我现在是不是太骚了?”
    “就要你骚,你骚才好呢。”我开始用两根手指来回的摩擦她。
    看到她已经面露绯红,我加快了对阴道内壁的来回左右搅动,她开始大声的
喘息,嘴里开始嗯嗯啊啊的呻吟。淫液越来越多,她的声音随着我手指的加大力
度,也越来越大,屁股和大腿开始扭曲起来,当我把手指往里深入的时候,她尽
力的岔开了腿,然后把屁股使劲朝我手指这边挺。当我来回搅动的时候,她又夹
紧双腿,不让我手指自由运动。
    由于碍着胳膊,所以并不舒服,一会就感觉臂膀无力。这时我用左手托起了
她的背,让她侧身对着我,她一只腿微蜷着,另外一只伸展开了,我看到大腿内
侧全是黏黏的淫液,阴唇那里已经泛红。这时候她已经用嘴巴包围了我的阴茎,
将它全部吞下。开始来回的舔吸,我看到阴茎每次进入她口腔,将腮颊顶的凸了
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人是很多年前让我在梦里遗精的那个女人。在我
十几岁的时候,每次遗精都会有个看不清面孔的女人帮我,我一直迷迷瞪瞪。每
次醒来之后,都是长久的怅然若失。周此循环了很久之后,开始迷上黄色的小册
子和村里人外出带回来的南方报纸。从此开始自己创造那种神奇的自慰感觉。但
是,我也永久的失去了梦中的那个看不清面孔的女人。
    自从和她发生关系之后,我就有种记忆重现的感觉。所以每次都能尽兴大泄。
即使第一天晚上做了5次,最后黎明的那次,我依然坚挺。透过窗外玻璃射进来
的薄光,在清灰色的光线中,我硬是酣畅淋漓的快速抽插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她
的脸色从嫩白到红韵最后直到连起耳根处一起潮红。
    这时她的大腿开始快速的张合,小腹处的肚脐眼处开始积聚汗珠,整个舌头
开始依着我的阴茎快速吞吐。我的龟头一阵酥麻,想要射精,就在我准备拔出的
时候,她搂住了我的腰,阴茎整个又被她吞没了。我屁股股开始发颤,精液已经
喷出,她嘴巴紧紧的吸着,直到我完全的泄完。
    当我从她嘴里拔出来的时候,她闭着嘴巴,眼睛睁的大大的。我赶紧挪了一
下位置,以为她要吐出来。这个时候,她按着我的腿,把头靠了上去,然后把精
液咽了下去,嘴唇上残留的一些,她用舌头舔了一下,对我说:“这是我第一次
吃男人的这东西,因为你,以后不吃了,腥死了。”
    我惭愧极了,我想抱着她说句谢谢,但感觉没意思。
    然后我把她放平,我开始报答她,我一点点的舔她,她在我舌头的舔舐下,
变得如同蒸笼里的奶酪糕脂,皮肤如夏日傍晚的溪水一样温净,在我舔过之后,
红韵一片。我扒开她的双腿,用我的舌尖牢牢的对住了那个口,她咿咿呀呀的开
始抱紧我的头。我的嘴里是融化的糕脂在流,我抬起头,收紧舌头,一次次的往
上勾擦她的那条沟,阴唇的皱褶被我的舌头舔过,犹如被油脂浸过一样,丰盈剔
透张力十足,每一片都饱满的簇拥着。她的阴毛稀疏,显得很薄,这让高耸的阴
部尤为凸出,在我一次次来回舔舐她阴唇的时候,里面的淫液变得浑浊起来,每
次抖动也会伴随较大量的液体流出。
    等我再次硬的时候,她已瘫软在床上,口里又带委屈声的说:“我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不要玩了,快,快点放进去。”
    我终于把硬直的阴茎再次插入进去,她结结实实的抱紧了我,一时竟然动弹
不得。
    我感到了那两颗乳头,变得硬挺挺的顶着我的胸膛。随着她急促的呻吟声,
我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那个晚上之后,第二天我回公司参加月度例会。

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VIP会员

积分
0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后续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TS  

GMT+8, 2020-2-18 06:1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